虽然月工资少了将近2000元

2020-11-19 01:58

为了留住工人,杨正彬每年年底都会和工人聚会,了解他们对公司的建议,改变公司的管理方式。对于年轻人想学技术的要求,公司规定做3个月普工之后,可以申请做技工的学徒工,半年后做得好的话就转技工。

国内某大型电器制造企业人力资源总监张小杰说,工人工资是大的市场环境决定的。企业应该从两个方面进行调整留住人才:一是严格执行劳动法规,制定薪酬方案,同时从物价上涨、工作环境等综合因素考虑提升员工福利待遇;二是企业需要给打工者更多关怀和尊重,为他们提供职业发展的空间。

一座城市会受到打工者青睐的原因是什么?41.3%的人选择“工作发展机遇好”,27.3%的人表示是“工资高”,21.8%的人表示是“城市文化开放,接受外地人的程度高”,7.5%的人选择“亲戚朋友在这座城市”。

卢晖临指出,我国亟需改变当前世界工厂的地位,鼓励企业创新做强民族工业。如果总是订单式生产就会受制于人,没有订单时企业为了减少成本就会裁员,导致用工短工化。

卢晖临建议健全劳动力保护制度,打工者一定要签订劳动合同,企业在订单不足时也要“养”工人,才不会在订单很满时招不到人。一些企业已经采取措施稳定工人队伍,比如加大工龄补贴力度。基层打工者应该成为城市工人,这也需要地方政府的努力,在住房、子女教育、医疗、社保等方面提供与市民同等的待遇。

调查显示,94.9%的企业今年会新增基层岗位,其中37.1%的企业新增岗位数在50%以上。然而,59.7%的企业认为基层员工招聘一年比一年难,30.2%的企业称招聘分淡旺季,但难度持平,只有10.1%的企业表示,今年的招聘比去年容易。在招聘压力下,大部分企业(79.6%)有加薪计划,其中67.3%的企业加薪在50%以下,12.3%的企业加薪超过50%。

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长刘尔铎认为,打工者转行意愿强烈,说明就业市场岗位多,他们有选择的余地。当前我国新增劳动力减少,很多企业招工难,工人可以选择自己相对喜欢的职业。

眼下正是求职招聘旺季,基层打工者对今年的职业预期如何?企业用工情况怎么样,招聘是否困难?近日,面向我国基层打工者的手机招聘平台大谷打工网,对14096位实名注册用户的调查显示,85.8%的基层打工者今年想转行。受访者来自全国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,平均年龄为26.2岁。调查同时以线上调查的形式,访问了不同行业的5274家企业,94.9%的企业今年会新增基层岗位。62.3%的企业表示人员流动大是最大的招聘压力。

打工者向往什么样的工作?调查中,34.7%的人首选“能够学到技能的”,31.0%的人表示“只要是工资高的都愿意”,24.9%的人说“只要工作时间固定、压力较小,工资低一点也没关系”,9.4%的人想找“像白领一样在办公室的工作”。

常州瑞声科技有限公司人力资源经理狄长江担心,4月的招工难度比3月还要大,一些打工者只干一个月,拿到工资就跳槽。那时大规模招工应聘时间已过,如果再缺工,招聘会很难。在他看来,不少年轻的打工者很盲目,总处在跳来跳去的状态。这需要企业的指导,企业对员工的培养和职业规划负有责任。此外,城市应该让外来打工者有归属感,让他们能够留下来。

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卢晖临则认为,打工者对就业现状不满意,才会有转行的想法。每年春节后到3月初,很多企业都会“大换血”,面临重新招工的局面,这很不正常。根本原因在于,用工制度不能很好地为工人提供良好的待遇和社会保障,企业不能为基层员工提供向上流动的渠道。对打工者而言,总体就业状况是就业率高而就业质量差。当前基层岗位的劳动者多在18~30岁,如果基层打工者可以从18岁做到55岁,并获得合理增长的收入,劳动力供应不足的状况会大为改观。

刘尔铎发现,很多企业在招工管理等方面也开始做出调整。河北的一些铸造企业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招工,企业领导带队开着空调大巴,直接把工人从贵州等地拉到河北,一方面节省了工人的交通费用,另一方面也是担心部分工人中途会被其他企业撬走。为了增加对新招收员工的吸引力,企业还为一些外地员工提供免费住宿。

广东佛山某家具企业中层管理者杨正彬感觉,一线工人的招聘难度越来越大,尤其是每年春节后,“只要能让工人过来面试就是成功。”虽然企业正月十三就开工了,但还有一部分工人没上班,“他们要求涨工资,技工工资上涨20%,普工工资上涨10%。”双方目前处于博弈的状态,最后往往是工厂让步,因为3月有大型家具展销会,企业不涨工资就没人来做事。

据大谷打工网分析,行业间跳动频繁对基层打工群体来说确实比较普遍。一方面,由于技能、学历、工作经验等方面的相对缺乏,他们往往只能从事一些无需高技能、高学历、长期工作经验的简单工种,因此产生收入偏低、劳动强度相对偏大、职业发展不畅等问题;另一方面,年轻的打工者追求工作带来的新鲜感、愉悦感,觉得原先从事的某个行业“不好玩”、“没劲”、“太枯燥”,就会产生转行的念头。但转行之后从事的还是简单重复性的工作,同样面临工作强度大、收入低的问题,又迅速促成下一次转行。

安徽池州人曾辉在苏州市某服装厂做了3年的缝纫工,月工资达到4800元。不过他认为做缝纫工没前途,“新手五六天就会做,3个月就成了熟练工。”工厂的管理很严,一个月只休息两天,逢五逢十才不加班,请假一天要扣500元。今年春节后,他在合肥找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,虽然月工资少了将近2000元,但他觉得这份工作性价比挺高,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大街小巷让他感觉比较自由。

调查显示,33.7%的打工者转行的原因是“追求工作的新鲜感,想尝试多种不同的工种”,28.3%的人因为工资低而转行,24.9%的人是由于想从事一直梦想的职业,13.1%的人认为原先从事的行业技术含量低,所以要转行。

江西宜春人周明,4年前中专毕业后来到广州打工,虽然学的专业是机械制造,但是去应聘相关工作总是被拒,他认为原因是“自己技术不够”。4年里,他做过手机配件厂工人、五金厂工人、布料厂仓库保管员,现在又要换工作了,也没有明确方向,就想“干点技术活,拿点高工资”。

调查显示,大部分企业节后需要马上招人。30.5%的企业称春节后大量缺人,急需招聘,53.9%的企业表示部分岗位欠缺人手,需要招聘,只有14.2%的企业称缺工情况不会很明显,小范围招聘即可,1.4%的企业称不怎么缺人,无需招聘。

调查显示,在留住员工的方式上,33.8%的企业会优先选择提供职业技能培训,26.8%的企业会将员工升职或调换至更重要的岗位,24.1%的企业给员工加工资,9.5%的企业通过改善食宿等方面待遇留人。只有5.9%的企业表示,没有必要去特意留一名员工。